順勢療法的過去現在  

自哈尼曼開始推廣順勢療法,順勢療法曾一度在歐美各國興起,並迅速發展。但到了19世紀末期,順勢療法幾乎完全滅絕;其後,到了20世紀60年代又逐漸興旺起來。為何會有如此現象?現將順勢療法的過去及現在之發展一一分述:

 

美國的過去:順勢療法的興起

1832年歐洲流行霍亂瘟疫,當地的順勢療法醫生成功治癒霍亂患者的消息流傳到美國後,引起了美國醫生對順勢療法的興趣,使順勢療法在短短的數年間如雨後春笋般興起。1844年,美國順勢療法醫學會成立,是第一個在美國向國家登記並獲得聯邦政府承認的醫學會。至19世紀後半期,順勢療法在美國已經非常盛行。1890年全美國共有1萬4千多名順勢療法醫生,即不少於15%的醫生採用順勢療法行醫,部分地區如新英格蘭州、中西部多州等地的順勢療法醫生比例更高達20% ~ 25%。當時全國共有22家順勢療法醫學院,100多家順勢療法醫院,1000多家順勢療法療劑供應處。現今著名的波士頓大學醫學院、密歇根大學醫學院、紐約醫學院、明尼蘇達大學醫學院、哈尼曼醫學院及斯丹福大學醫學院等都是當時的順勢療法醫院。1848年波士頓女子順勢療法醫學院成立,成為世界上第一家女子醫學院。1873年,該醫學院改名為新英倫女子順勢療法醫學院,並於不久後與波士頓大學合併。1871年美國順勢療法醫學會開始接受女會員,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接受女性的醫學會。美國西醫學會[LH3]即AMA在1915年才允許女性醫生入會;與AMA比較,美國順勢療法醫學會比AMA早了44年接受女會員。1898年美國教育委員會調查醫學院的圖書館,調查報告顯示:每4家醫學院中有3家醫學院的圖書館最大和參考書籍最齊全,這些醫學院都是順勢療法醫學院。由此可見,當時順勢療法醫學院的教育水準比 西醫醫學院的高[LH4],而順勢療法的發展,可算是盛極一時。

另外,當時美國有許多著名的文豪、政要和商家都是順勢療法的擁護者,他們對順勢療法的推廣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文豪的代表有馬克‧吐溫、威廉‧詹姆士、路易莎‧梅奧‧爾科特、哈比徹‧斯托、亨利‧索羅等。政要方面如:廢奴主義者威廉‧萊‧加利森和莎彬娜‧伊斯門;女權運動者有蘇珊‧B‧安東尼和伊利沙伯‧凱迪;美國總統有:詹姆士‧加菲爾德和威廉‧麥金利;商界方面有著 名的億萬富商約翰‧洛克菲勒和威廉‧雷克利等。

參考文獻:
  1. Coulter, Divided Legacy: Conflict Between Homeopathy and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Vol.3, pp. 124-126. Berkeley: North Atlantic, 1975.
  2. Coulter, Divided Legacy, Vol. 3, pp. 304, 460; 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Homeopathy, 1901, pp. 657-746.
  3. Ibid. Transactions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Homeopathy, 1908, p.128.
  4. King, History of Homeopathy, Vol. 2, pp. 159-213.
  5. Abrams, Ruth, ed., Send Us a Lady Physician: Women Doctors in American, 183-1920 (New York: Norton, 1985), p.100.
  6. Pials, University of Michigan, 1901.
  7. New York Journal of Medicine, 5 (1845): 418.
 

美國的過去:西醫醫學會排擠順勢療法,順勢療法陷入低潮

當順勢療法在美國日漸興旺之際,對抗療法在1846年成立了美國西醫學會,該學會成立的主要目的是要與順勢療法醫學會宣戰。原因是順勢療法醫學會日漸強大,投奔順勢療法醫學會的西醫日漸增多,病人也因傳統西醫療法的多種不良反應感到不滿而紛紛轉向順勢療法醫生求診。加上順勢療法醫生屢屢對西醫所使用的療法公開批評,使西醫對順勢療法醫生的仇恨日漸加深,終於成立美國西醫學會,並與西藥製造商聯合起來,公開與順勢療法醫學會挑戰。這期間,更是使用各種卑鄙的政治手段來壓制順勢療法的發展。

為了將順勢療法醫學會和醫生徹底趕盡殺絕,美國西醫學會對消滅順勢療法的第一步策略就是先從內部“清洗”開始。在1855年美國西醫學會訂立新的職業法規,明確規定:“西醫與順勢療法醫生接觸、討論病人的病歷或向順勢療法醫生諮詢有關病人治療的方法都一律被視為不道德的行為”。任何西醫觸犯這條新的法規,一經發現,立即開除會籍。由於當時的醫療法律條例規定,醫生若不是醫學會的會員便不能行醫。所以這一條新的職業法規成功地阻擋了西醫加入順勢療法醫生的行列。雖然美國西醫學會在訂立針對順勢療法新條例前從沒有嚴格執行過任何職業法規,但對實施這條“清洗”順勢療法醫生的新條例卻情有獨鐘,嚴厲執行。例如在林肯總統被槍殺和國家秘書長威廉‧西沃德(William Seward)被行刺的那天,當時的國家衛生部長約瑟‧K‧巴恩斯醫生(Joseph K. Barnes)因治療西沃德秘書長而遭受美國西醫學會的嚴厲斥責,被斥責的原因是由於西沃德秘書長的私人醫生是一名順勢療法醫生。1833年紐約醫學會被美國西醫學會驅逐出會,被驅逐的原因是由於該會接受順勢療法醫生和使用順勢療法療劑的醫生為會員。這條內部“清洗”順勢療法醫生的職業法規至1901年才被取消。取消的原因並非美國西醫學會對順勢療法的觀點有所改變,只是在“清洗”的策略上有了新的方向。

1910年洛克菲勒基金會聘 請亞伯拉罕‧弗拉克斯納(Abraham Flexner)與多名重要的美國西醫學會會員對美國所有醫學院作出評審報告,而後將評審結果遞交給國家醫療牌照委員會,使牌照委員會按照評審的結果來確定考生的資格。這份名為《弗拉克斯納報告》(Flexner’s Report)給了西醫醫學院高的評價而給順勢療法醫學院極低的評價,目的就是要排擠從順勢療法學院畢業的學生,使他們不能參加醫療牌照的考試。在這樣的情況下,順勢療法醫學院便逐漸地被西醫學會清除。從報告發表的那一年,即1910~1923年短短的13年間,《弗拉克斯納報告》成功清除了20家順勢療法醫學院,即原有的22家順勢療法醫學院到了1923年只剩下兩家。

《弗拉克斯納報告》主要的“清洗”目標,除了順勢療法醫學院外,還針對當時的黑人醫學院和女性行醫。報告成功地將7家黑人醫院中之5家消除和減少了33%的女性進入醫學院和從醫學院畢業後行醫。這一份報告實在是一 份在所謂民主國家中公開的、合法的對人權、性別和自由選擇的歧視法案。

除了由於西醫學院對順勢療法的壓制外,順勢療法陷入低潮的第二大因素是由於19世紀末期的工業革命使生活節奏加快,人們為了解決生活或追求物質的享受而增加了工作時間,對治療的要求從原來的根本治療改為效率治療所致。當時西藥廠所製造的止痛片、消炎藥等新藥能在短時間內將患者的症狀暫時“壓抑”,給患者一種可迅速“恢復健康”的錯覺。因此,這些新藥完全符合當時人們的要求。而另一方面,順勢療法的治療,醫生需要花上較長時間來診斷,而在療效上並無西醫姑息療法藥物的“快速”效果,所以除了病人紛紛轉向“快速”的西 醫新藥治療外,另有許多的順勢療法醫生也為了個人經濟理由而紛紛改用西醫的新藥來治療病人。

此外,由於順勢療法的不同學派在理論和 用藥技術上的分岐,學派與學派之間互相批評和指責而造成了學派之間的不和,使美國西醫學會有機可乘,從而將它們一網打盡。順勢療法在內憂外患和時代變遷的環境下,終於逐漸消失。至1950年,美國原有的22家順勢療法醫學院不是被迫關閉便是被改為西醫醫學院。而順勢療法醫生也只剩下100多名,而且大部分年齡都在50歲以上。西醫學會經過了100年的“學派清洗”,終於成功地將順勢療法趕盡殺絕。

參考文獻:
  1. Kaufman, “Homoeopathy in America”, p. 53.
  2. Coulter, Divided Legacy, Vol.3, p.199.
  3. Ibid, pp.206-219.
  4. Starr, Social Transformation, p.98.
  5. Coulter, op., cit., p.314.
  6. Starr, Social Transformation, p.119.
  7. Coulter, Divided Legacy, Vol.3, p.44
  8. Kaufman, Homeopathy in America, p.166.
  9. Starr, Social Transformation, p,124.
  10. Ullman, Dana, The Consumer’s Guide to Homeopathy, A Jeremy P. Tarcher/Putnam Book, New York, 1995. pp.33-34.